您现在的位置: 亚博里面的AG真人(亚博ag)>> 校报校刊>> 校刊>> 正文内容

《憩园》创刊10年历任社长作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8日 点击数:次 字体:

写在《憩园》十岁

李佳吟(我校2014届毕业生 现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

刚刚结束了一篇人文选修课的课程大作业——《憩园》读后感。这所以理工科见长的大学里,人文的气息淡之又淡,为了能得到一丝半点的人文关怀,每学期我都会在课表里插上一节人文选修课。在课上,多数学生却在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老师总在讲台上显得有些寂寞。

中学的时间虽然也总被这样那样的事情所填满,但挑挑拣拣与憩园有关的那些回忆,任务繁重的周五第五节的自习课上大家把理综卷子放在一边儿翻看新发下来的《憩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憩园》的封面,从一开始的鲜艳的花朵变成我印象中最后一本那样古朴的水墨画——文学社成立十年,我为自己能够参与其中的六年,为自己能够见证她的改变而感到无比幸运。

和文学社一起看过关山的云,踏过兴隆山的落叶,淌过松鸣岩的水,越过吐鲁沟的丘。名曰"采风",但当时的自己只是觉得好玩。现在发现,旅途让人有所舍有所得,而这才是那时心情愉悦的原因吧。那些在山顶上对过的对联和听过的花儿,我早已记不清,而当时的感动,却会在我想到这一切的时候重新触动我的神经。"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便是如此清越的感动。

"情怀"是当下一个挺热又让人有点儿反感的词。我们反感用"情怀"赚眼泪,用"情怀"圈钱。但我不得不说,"憩园"本身就是一种"情怀",一种没有任何目的的"情怀"。还记得我曾经把想对好朋友说的话写进了文章,记得有些文章里一些老师的口头禅让我们开怀大笑,还记得同班的男孩子用文章每段落的第一个字给喜欢的女生表白。这一切都承载着我们的"情怀"。比文采更重要的,是触动心弦。"憩园"里的我们做到了。

"憩园"的创立,就是为了纪念巴金老先生。高中时实在才疏学浅,并没有阅读过巴金的作品,对巴金的敬畏,也仅仅停留在《小狗包弟》中敢于把自己放在解剖桌上剖析的那份勇气。上了大学之后,阅读了几部巴金的作品,也通过课程对巴金先生的为人处世有了了解,心里对他自然是充满了满满的敬佩的。而《憩园》这部不太出名的作品,在某些评论家眼中,更是被视为巴金先生最优秀的一部作品之一。如若中学时没有加入"憩园",我很有可能会错过这部佳作。

"给人间多添一点温暖,揩干每一只流泪的眼睛,让每个人欢笑。"这是《憩园》之中,巴金先生借别人之口对文学的描述。我们或许会为了导数和安培力欢笑哭泣,但同样能触动我们的,还有文学。乔治马丁说过这样一句话:A readerlivesathousand lives before he dies. The man who never reads lives only one.与其一个人踽踽独行,不如多看些别人的风景。通过文学,我们的确看到了更大更远的世界。

我想"憩园"文学社便是我"睁眼看世界"的起点。在这里我结识了一批同样喜好文学的朋友;志趣相投,好比是音叉共振,好比是干涉相长。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交际圈的扩大,能够把有着相似爱好的人真真切切聚在一起的机会会越变越少。以后当我拿起书架上的校刊时,可能会因为稚嫩的文笔而笑出声,更会为大家曾怀着同样纯洁的梦想而感动。

收到母校的邀请后千里之外的我的思绪又飘回了在炼一的日子。作为大学人文类社团中的一员,时不时会感觉到"曲高和寡"的孤独:身边真正对文学充满热情的人很少,为了素质拓展分而尸位素餐的人却很多。那种与老师同学共同从征稿审稿排版编辑,到最后把一本谈不上精致但用心的校刊放在同学们桌上的感动也再无二次。在"憩园"十岁之际,我希望母校同样喜欢文学的朋友,继续热爱这个只有十岁的小朋友,继续用你们的热忱滋养她成长。

我也相信这个因为诸位的努力才成长到今天的小朋友,会认真听取大家的意见,不断改进自己,为的只是听到大家的一句:"嘿,你真是越来越棒了。"

2014届毕业生 李佳吟